紐西蘭北島中部旅遊 – Rotorua (羅多魯亞) 交通及地熱探索

在紐西蘭旅遊,最普遍和最便捷的當然是自駕遊,畢竟紐西蘭的公路網絡連接全國非常發達。雖然在外國沒有汽車很不方便,但還未有駕駛執照或不想駕駛中長途、曲折多彎的路程的遊客,仍然有不同的運輸交通遊覽紐西蘭,享受這個美麗的國家。

航空交通

從澳洲前來的朋友,Rotorua 是有自己的機場,有直航班機往來澳洲雪梨。紐西蘭亦有國內航機往返其他城市如奧克蘭、基督城、但尼丁等。詳情可查詢航空公司及旅行社。

陸路交通

從奧克蘭市中心出發,可以搭乘 InterCityNakedbus (放心吧,這只是公司的名字,上車是不用脫褲子的) 前往 Rotorua (可以比較一下開車時間和價錢),行車時間大約 4 小時。絕大多數的公車會在 Rotorua 市中心的旅客資訊中心 (i-SITE) 門前停車。市內的公車時間表請參閱這裡繼續閱讀 紐西蘭北島中部旅遊 – Rotorua (羅多魯亞) 交通及地熱探索

電子書,行得通嗎?

Apple 最近推出 iBooks 2 軟體程式,但我對於這個所謂電子書革命是十分有保留的。就個人的感覺而言,電子書始終與傳統書不同,至少不同厚度的書,拿上手都有不同感覺。傳統的書喜歡怎樣畫、怎樣高亮一些字句、加上註釋也沒有問題,電子書要做到以上也好像比較困難。

其實如果人愈來愈依賴電腦,會不會有一些傳統的東西慢慢流失,好像是對拼字和文法的自動改正,沒錯這功能確是有很大的便利,但過分的依賴逐漸變成現在的學生基本的詞語都不會串。而用打字來代替紙和筆,甚至會慢慢失去書法的能力。

所以說,雖然電子書進來開始興起,越來越多人有 iDevices,但始終從傳統書本筆記到電子書的過渡期還是很長。

摘錄筆記

不論在中學的課堂上,或大學的演講廳內,每個人自有不同的摘錄筆記方法。有的人喜歡邊聽邊思考,有的人喜歡先將講話內容抄下,然後再作思考。我個人也喜歡那些不會對著講稿讀的講者,利用一個鬆散的結構即席發揮。講稿內容比較頻密嚴謹,中間沒有多少停頓,不利聽者思考,而且瞬間即逝,不利抄錄。

我在大學觀察到的現象是,由於學生可以使用手提電腦或便攜裝置摘錄筆記,整個課堂也充滿滴滴答答的打字聲,十分頻密十分快。現在大多數講者都會使用簡報,而且還會在講課之前傳送給大家,有沒有需要將簡報的內容重新打一次?這純屬個人喜好,因為有些人覺得抄錄一次印象深刻。

自己沒有認識可以將講話內容一字不漏抄寫下來的人,況且在今天資訊發達的社會,簡報、handouts、講課錄音也通通可以下載。

紀念吳重振老師


今天各人懷著沉重的心情回校,進入禮堂更是默然無聲,因為同學們得知一位廣受尊敬的吳重振老師中風辭世了。我們還在看到開學日吳老師能在講臺上說話,「掌聲要響、歌聲要響,祈禱後不用拍掌」,數天之隔竟然再也看不到那熟悉的臉孔、聽不到那從前的故事。

雖然吳老師不是任教我的老師,但六年以來早上於校門口檢查校服、早會前宣布「請中一、中二、中三同學,現在到禮堂出席今天的集會」、早上說故事、午會、好笑難忘的口號等,都叫所有學生難以遺忘。吳老師的辭世是來得太突然,對所有老師和學生們是震撼的。

有時候,面對那些不應該那麼早發生的生離死別,真的有一分感到茫然。人死後絕不是撒手還塵、空手而去。吳老師一生投身於教育工作,即使一般人以為最差最懶的學生也因為他的教導而向善,因為他認為有教無類,學生沒有好壞之分。他所留下來的,是一份值得尊敬的敬業樂業、熱愛中華文化、熱心作育英才、貢獻社會的精神。

正如吳老師所說,「青春無價,歲月無情」,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階段、必須面對。有人說,我們長大以後的不久將來,就要經歷一群群的紅事,就是同輩的結婚; 不久之後,又是另一群群的喜事,就是結婚後的朋友,不斷添丁,朋友們的聚會,逐步演變成小家庭的聚會。大家一起出來時的話題,不礙是湊仔讀書升學。然後, 不久之後,就是一連串的白事。同輩朋友的父母輩,開始不斷逝世,又開始不時做帛金,赴喪禮。接著,就是在三十至四十多歲時,聽到自己相識的同輩朋友,總有 數個不幸患上惡疾,英年早逝。不斷惋惜、慨歎,覺得逝世的人多不幸,而還健在的自己有多幸運。

吳老師勸勉我們「人生在世,風風雨雨總是難免的,能深於哀樂而不傷於哀樂才是智者。」、「消極無疑等運,暮氣沉沉,一潭死水;積極等於改運,朝氣勃勃,無限生機。」、「不要因別人的錯誤而做錯誤的事,更不要因別人的錯誤而不去做正確的事。」、「知識就是力量,健康就是財富,人脈就是機遇。失敗不是自己一手做成,而是自己雙腳做成。」、「實現理想,不要天馬行空去想,而要腳踏實地去做。」、「勝利在望,並不等於成功到手,翻船總在陰溝裡。」、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世間有永恆的友誼。」

人生的意義就是活在當下。我們會積極、樂觀、奮鬥!

________________

後記:

吳重振老師於港島民生書院任教數學科及任職訓導主任,於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清晨因大腦血管疾病 (腦中風) 被送往醫院,卒於九月四日晚上。

各界友好及畢業同學於九月二十日向吳老師弔唁,翌日進行大殮儀式及正式出殯,而學校在當日早上進行默哀及下半旗儀式悼念吳老師。

吳老師,願您安息罷。